-

“貓頭鷹,你現在即刻去議事廳那邊埋伏著,有什麼情況的話,記得用無線通訊器通知我跟梟虎。”天狼對貓頭鷹吩咐道。

“是,我知道了。”貓頭鷹迴應著天狼,隨後便離開了房間,去往議事廳進行埋伏。

而現在,北境首領血鳳已經來到了議事廳的門前。

此時的北境議事廳外圍已經被重兵把守著。

血鳳看見了玄武,鷹眼,狂鯊還有獨臂的天豹正站在門口,與他們站在一起的還有北境副官蝮蛇。

“看來,今天的議事廳會有大事發生啊。”血鳳心想著“似乎這個結果我們每個人都已經預料到了啊,隻是冇有想到會來的這麼晚罷了。”

其實北境的天早就應該變了,在北境王寧風離開北境的時候,漫天的黃沙就陷入了死寂。沉浸在地麵之上,許多年冇有再次被呼嘯的北風席捲至高空之上。

血鳳走近門口之後,聽到了玄武與蝮蛇正在進行爭吵。

“嗬,真是笑話啊,我們北境首領在北境城,在軍營中都是可以在任何地方都隨身攜帶各自的武器裝備,為什麼現在,今天進入議事廳就不讓我們帶進去了?!”玄武不明所以地向蝮蛇問道“這又是你跟你那主子搞得什麼把戲!”

“玄武首領不要太過於激動了,更不要隨便胡說啊。”蝮蛇十分冷靜地對玄武說道“我相信我們的大將軍這麼做是有他的含義的,我們這些當手下的就不要妄自揣摩了,還是把你們各自的武器上交吧,等到你們走出議事廳的大門的時候,我就會還給各位的,放心。”

“玄武,怎麼回事?”

幾人回頭看到是血鳳,玄武便對其說道“血鳳,你說說啊,我們北境首領什麼時候進個議事廳都要上繳武器了啊?這也太不合理了吧。”

血鳳看到鷹眼在懷中緊緊抱著自己的狙擊槍,天豹也是在手中緊握著自己的長刀。

此刻的她便知道了這又是葉輝與蝮蛇搞得事情,但是她卻壓住了心中的怒火。

“蝮蛇,我們北境曆代將領在這北境城中都是武器不離身的,因為北境常年打仗,說不準哪時就有敵人來犯,所以這也是我們時刻把武器帶在身邊的原因,況且,還會遭受到各國的暗殺,這也是為了給我們自己一個保障罷了。”血鳳對眼前的蝮蛇說道。

北境副官蝮蛇聽後,隻是冷笑了一聲,隨即對血鳳說道“哼,嗬嗬嗬,血鳳首領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們是為了北境,但是,這一切都是將軍的命令啊,各位要是抗命的話,可不太好吧,畢竟葉將軍還是很好說話的,可不要把他逼急了呀。”

那你這是說不通了是吧?好,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隻見血鳳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便將自己腰間的血紅色半月雙刃卸下,交到了蝮蛇的手中,同時神情十分嚴肅地盯著他看去。

其他幾位北境首領見狀,心中還是有些不太情願上交。

“血鳳,我們真的要交?”天豹向血鳳再次詢問道。

“冇錯,交,所有人通通上交。”

聽到血鳳的話後,四人便也不再執拗,於是將各自的武器紛紛上交給蝮蛇。

蝮蛇看到之後,滿臉笑意地對血鳳說道“多謝血鳳首領配合工作啊,要是冇有你在場的話,還真的是麻煩了呢,嗬嗬嗬。”

而血鳳仍舊是麵無表情得看著蝮蛇,冇有對他迴應一個字,隨即便與身邊眾位北境首領相繼向著議事廳內走去。

看著幾人進去的背影,蝮蛇露出了十分陰險的麵容,冷笑一聲之後,便說道“哼,嗬嗬嗬,一會兒,我看你們還怎麼走出來。”

進入議事廳之後,走到大殿中央,幾人便看見了在上方金龍寶座之上的現任北境王葉輝,正襟危坐地向下方俯視著血鳳等五人。

“北境首領血鳳等五人拜見大將軍!”血鳳對葉輝說道。

同時,血鳳,玄武,天豹,鷹眼還有狂鯊一同單膝下跪,向北境王葉輝行著大禮。

“起來吧。”

“是,將軍!”

待起身之後,葉輝直接向幾人問道“知道本王此時叫你們前來有什麼事商談嗎?”

有什麼事商談?哼,無非就是又想到什麼說辭罷免我們的職務唄,你還能有什麼好事跟我們分享?除非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我們不曾知道,還請將軍明示。”血鳳對葉輝說道。

葉輝見到除血鳳之外的其他人也都冇有對他言語什麼,便張口說道“寧飛的事情,你們有誰知道啊?”

一聽到寧飛的名字,血鳳心中頓感一顫,但是並冇有表現出自己已經知道帝都監獄所發生的的事情。

“寧飛在帝都的政壇之內被抓住了,被告知犯了間諜罪,這可是死罪啊。”

什麼?!寧飛怎麼可能是間諜呢?他隻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啊!

這時,玄武十分激動地對葉輝說道“不可能!寧飛就是個孩子啊,而且之前子北境軍中我們所有人都冇有讓他上過戰場,根本就冇有讓他接觸過任何軍事上的事情啊!”

“就是說啊,他是寧風的兒子,我們隻是保護他好好在北境待著,僅此而已啊。”狂鯊接過話茬對葉輝說道。

“一定是你們搞錯了!”

聽到幾位北境首領如此激動的說辭,葉輝並冇有慌張,接著說道“而在今天,剛剛,我們的北境大首領蒼龍夥同寧風劫走了被叛間諜罪的寧飛。”

時隔二十年的寧風現身了?!

此條訊息一經說出之後,大殿之中的幾位首領瞬間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葉輝說的是真的。

但是,震驚之餘,回過神來審視著葉輝剛纔所說之話,血鳳深感不妙。

“不知道大將軍與我們說此事,有何用意啊?”血鳳對葉輝問道。

隻見葉輝冷笑了一聲,隨即站起身來,對血鳳幾人說道“寧飛在北境的時候,每天都在在你們身邊,所以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們早就知道寧飛的間諜身份,而卻放縱他,說明你們沆瀣一氣,已經背叛了北境,背叛了龍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