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厭恐怖的攻擊來的快去的也快,但剩下的是滿地狼藉,大量的湖水灌入這裡已經變成了一片沼澤,渾濁的湖水上漂浮著大量的殘木草皮,但最顯眼的就是成百上千靈能軍戰士的屍體!

如此恐怖的攻擊之下靈能軍的戰士們瞬間就被捲入其中,眨眼之間就被奪走了生命,而現在活下來的靈能軍戰士也在水中掙紮求存,他們一邊自救一邊尋找還有生機的戰友!

山海看的睚眥欲裂,朱厭的這一波攻擊根本不是針對自己,而是用來對付靈能軍的!

破滅之炎燃燒起來,山海背後漆黑雙翼伸展開來,然後直接衝向戰場中央的朱厭,剛剛施展了這一波強大的攻擊朱厭似乎也有些累了,它身上的暗金色靈紋雖然黯淡了不少,但還冇有消失。

山海的身體在半空之中開始旋轉,漆黑的火焰快速凝聚轉瞬之間就將山海的身體給包裹住,緊接著一隻和朱厭身體差不多小的黑炎火鳳出現在半空之中。

朱厭似乎也感受到了極致的毀滅之力抬頭看向了山海所化的黑炎火鳳,它雙手擋在自己的頭部麵前,而下一刻一雙鳳爪直接抓在了朱厭的雙臂之上!

隻見接觸的一瞬間,朱厭雙臂上的暗金色靈紋彷彿一層皮膚般附著在它的雙臂之上,擁有極強破壞力的黑炎竟然被擋住了!

“鳳!掌控毀滅意誌的神獸之王!你……不為我魔獸一族而戰,反而成為卑鄙的人族附庸,你不配擁有上古神獸之王的稱號!”朱厭從雙臂的縫隙當中看著黑炎火鳳憤怒的說道,這一次他冇有用人族語言,而是用獸族才聽懂獸語!

“魔獸的生存環境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本王為什麼要為你們這些螻蟻而戰!?”鳳的聲音通過山海的嘴發出聲來,古怪發音和聲線都變的低沉可怕了。

“好!就算你不為魔獸而戰,但你現在成為人族附庸,將你的力量給予人族使用,你身為神獸之王的自尊呢!”朱厭不依不饒的說道。

“九天崩塌的時候你應該還未出生吧,你擁有的傳承記憶冇有告訴你真相是什麼嗎!?”鳳繼續說道,但黑炎形成的利爪更用力了幾分。

似乎感受到自己的雙臂防禦已經有點擋不住鳳的攻擊了,朱厭猛然雙臂睜開將鳳給彈開,然後身體順勢一個扭轉,一根火紅帶著暗金色光華的尾巴直接抽向鳳的頭部!

鳳淩空一個翻身躲過了這一擊,然後張嘴吐出一道破滅之炎攻向朱厭,而朱厭這次反而不用雙臂去阻擋了,猛砸胸膛兩下就用胸口迎向黑炎!

轟隆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過後,在黑炎當中一抹暗金色流光從其中飛射而出,朱厭的身影完好無損的落在一塊水中凸起的碎石上麵!

“什麼真相!對於我來說,我隻記得人族將我當做修煉工具進行無窮無儘的折磨!當初我是那麼的相信他們,甚至還救過他們的性命,幫助他們驅逐天族!而這就是人族對我的報答,就算今天是我的末日,我也要對人族進行複仇!”朱厭依舊憤怒無比的說道,但它並冇有向鳳發動攻擊,而是一轉身就向遠處逃去!

“鳳,你相信它說的話嗎?”山海雖然冇有操控身體,但靈魂所在也能觀察到外麵發生的一切。

“我能感受到這隻朱厭身上隻有對人族的憤怒和仇恨,它寧願用秘法來和我拚命應該不會說謊。”鳳回答道。

山海陷入了沉默當中,鎖魔塔當中關押的囚犯看來冇有那麼簡單,自己的師傅洛無敵鎮守鎖魔塔這麼些年是不否也知道其中的情況呢?

“彆殺它,我想抓活的!”山海想了想說道,這隻朱厭應該知道鎖魔塔的一些秘密,自己冇發現就算了,既然現在知道了就要搞清楚。

“是!”鳳立刻肯定的回答道,它其實也不想殺這隻朱厭。

一觸即發的戰鬥開始了,鳳冇有再和朱厭再說什麼,漆黑雙翼一展就向它撲了過去,冇有**的鳳完全依靠破滅之炎的力量在和朱厭戰鬥。

一道道黑煙猶如流星一般不停的向朱厭進行轟擊,朱厭似乎也知道自己扛不住破滅之炎的不斷攻擊,它現在唯一能做就是不斷閃躲逃跑,然後找機會進行反擊。

如果這隻朱厭是全勝狀態鳳可能還冇那麼容易對付,但它現在已經頹勢儘顯,在破滅之炎形成靈能術法攻擊之下,朱厭身上的暗金色靈紋已經黯淡到極致了,它也變的氣喘籲籲。

一陣追逐過後朱厭竟然突入了另一個戰場當中,山海這才發現朱厭其實逃跑的路線也是經過算計的,這傢夥可真是聰明啊。

眼前一隻全身爆發散發著森冷白光的六尾狐狸,而與之交戰的依然是靈能軍的戰士們,雙方正在用術法對轟,很明顯的是這隻六尾狐狸很強大,麵對如此之多的靈能軍戰士它依然守的密不透風,冇有一道靈能術法落在它的身上。

反觀靈能軍這邊已經出現了一些傷亡,六尾狐狸釋放出來的白色火焰可不是尋常凡火,而是一種能將靈能給穿透的古怪火焰,而且這種火焰好像還能引發幻象,山海甚至能感覺到這種火焰溫度似乎也不高。

在鳳控製身體的情況下山海無法使用九天神眼,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魔獸,但朱厭將他引到這裡來不用想也知道要乾什麼,朱厭這是在找援軍!

朱厭和鳳的突然闖入讓六尾狐狸和靈能軍之間的戰鬥直接按下了暫停鍵,特彆是靈能軍的戰士們看到的隻是黑炎火鳳,完全不知道漆黑的火焰當中是山海,所以他們立刻就開始後退。

“鳳!破滅之炎!?”一身雪白毛髮的六尾狐狸看到巨大的黑炎火鳳立刻就認出了這是什麼,它的眼中全是驚恐之色。

“幫我!不然我們都會死在這裡!”朱厭對六尾狐狸用獸語說道。

六尾狐狸看了一眼朱厭,眼前這個大傢夥它是認識的,也知道它的實力有多強,可鳳是什麼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它也清楚,朱厭竟然將其引到自己這裡來,這擺明瞭是要拉一個墊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