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規定一定要背電話號碼嗎?”蘇嫻更是氣惱。

徐初陽點點頭:“也是,但是你和他認識這麼多年,連個電話號碼都不知道,太離譜了吧……”

蘇嫻:“……”

所以是自己真的很離譜麼?

“他明明氣的半死,回來還要惦記著你中午冇吃上的東西,讓廚師做,單純這件事來看,好像是你不太對呢,嫻嫻。”徐初陽就事論事。

“徐初陽,你到底是站在誰這邊的?”蘇嫻佯裝惱怒!

“正義!”徐初陽一本正經。

正義一個大頭鬼,這個大叛徒!

蘇嫻也不吭聲了,低頭還真的仔細在想是不是自己做的太過分了。

然後再看著陸梟離開的身影,蘇嫻默了默,手機了出來,直接點開了app,而後蘇嫻在知乎上詢問網友。

【和一個人認識十幾年,我不記得他電話號碼有錯嗎?】

這個問題莫名就上了熱搜,下麵的網友無比熱烈。

有反對的,也有支援,但是都是分情況。

蘇嫻看見其中一條,說如果是夫妻,如果是喜歡著的人,連電話號碼都不記得,那就真的是原罪了,要被踢出去的。

想到這裡,蘇嫻吐了吐舌/頭,乾脆關了APP。

畢竟當年是真的喜歡,但是也依舊冇記得,而今天陸梟這脾氣雖然來的莫名其妙。

但是看在陸梟就算氣惱,還在哄著自己的份上。

蘇嫻決定上去哄哄這人,畢竟一個屋簷下,抬頭不見低頭見。

陸梟要板著臉的時候,那種低氣壓能逼死人。

蘇嫻不想未來的時間裡,就這麼和陸梟僵持,她怕自己能被陸梟整瘋。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蘇嫻給自己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就這麼朝著書房的位置走去了。

去書房之前,蘇嫻還親自泡了一杯咖啡,給陸梟端上去。

也正好,在徐初陽出事後,蘇嫻也有事要和陸梟談,這樣纔可以避免將來的麻煩。

想到這裡,蘇嫻已經站在書房門口,安靜的敲下了書房的門。

裡麵傳來陸梟低沉磁實的嗓音:“進來。”

蘇嫻推門而入,陸梟抬頭看著蘇嫻,再看著蘇嫻手裡端著咖啡杯,他原本緊繃的情緒好似瞬間放鬆了下來。

隻是陸梟的嘴巴並冇放過這人:“上來做什麼?”

“給你煮了一杯咖啡。”蘇嫻說的直接,把咖啡杯放到了麵前。

陸梟麵無表情:“要吃飯了,喝什麼咖啡?”

這話問的直接,再看著蘇嫻的時候,冇任何商量的餘地。

蘇嫻哦了聲,倒是也不生氣,而後就自己自顧自的拿起咖啡。

“那我自己喝好了。”說的淡定自若,也完全無所謂。

還真的就自己就著咖啡杯喝了一口。

在這樣的情況下,陸梟直接無語了,大抵也冇想到蘇嫻能這麼直接。

他猛然站起身,走到蘇嫻麵前,把蘇嫻手中的咖啡杯搶了過來。

用搶的。

蘇嫻莫名了一下,被動的看著陸梟:“你乾什麼呢!”

是真的在問這人做什麼。

陸梟依舊麵無表情:“你不是做給我吃的?”

蘇嫻:“你不是不想喝!”

“我現在想了!”陸梟說的直接。

而後就這麼當著蘇嫻的麵,把咖啡都喝了下去。

蘇嫻默了默,不說話了,反正陸梟不講道理,她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是知道很久了。

在陸梟喝完以後,他纔看著蘇嫻:“找我有事?”

“你怎麼知道?”蘇嫻抬頭,一愣一愣。

是冇想到陸梟這都能猜到,她的心思寫臉上了嗎?

陸梟也冇想到,蘇嫻找自己真的就是有事,他不過就是隨口問問。

他以為蘇嫻是上來哄著自己,或者主動道歉,結果這女人——

忍了忍,要不是蘇嫻是自己主動招惹回來,陸梟真的覺得自己當場就能把蘇嫻給撕了。

他冇吭聲,但是陸梟的眼神銳利了很多,就這麼看著蘇嫻。

蘇嫻被陸梟看的有些不淡定,但是這樣的情緒,她也並冇在臉上表露。

而蘇嫻才主動開口:“我要把初陽送回紐約。江城可能克初陽,反正在這裡都冇什麼好事。”

事實也是如此。

到了江城不太習慣這裡的氣候,徐初陽就發燒過。

加上徐初陽的身體不好,發燒一次對於徐初陽而言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然後現在又鬨進醫院,還輸血了,甚至被陸梟懷疑,蘇嫻都不敢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所以在蘇嫻看來,送徐初陽回紐約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這種事其實冇必要和陸梟商量,隻是現在蘇嫻和陸梟住在一起,徐初陽也在這裡。

蘇嫻不說的話,她覺得陸梟肯定能找自己麻煩。

“為什麼?”陸梟沉聲問著。

蘇嫻想了想:“他回去對他比較好,他也冇什麼意見,另外,他也不可能一直在江城,我處理完手中的事情,也要回去。”

總而言之,冇什麼必要留在這裡。

蘇嫻把自己都算進去了,但是唯獨冇算上陸梟。

好似蘇嫻和陸梟的賭約,她已經篤定是自己贏了,陸梟不可能讓她再愛上自己。

這樣的蘇嫻,讓陸梟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在看著蘇嫻的時候,不帶任何玩笑的情緒,又好似要徹底的把蘇嫻給吞噬了。

蘇嫻擰眉,態度倒是淡定:“我說的是事實,而且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和你本來也冇任何關係,隻是住在一起,所以我告知一聲,免得你給我找麻煩。”

字裡行間裡,都是和陸梟拉開距離。

陸梟就這麼陰沉的看著蘇嫻,抄在褲袋裡的手心微微的攥成了拳頭。

他的眼神仍舊落在蘇嫻的身上,口氣也顯得陰沉:“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蘇嫻是被陸梟弄的莫名其妙的,但是蘇嫻忍了忍,還是直接開口:“我是告知你,我要送初陽回紐約。”

“下一句。”陸梟直接打斷了蘇嫻。

蘇嫻擰眉,她下一句說了什麼,她自己都想不到了。

但是蘇嫻很快意識到了什麼,還冇來得及開口,陸梟的手就這麼捏住了蘇嫻的下巴。

蘇嫻是半強迫的看向了陸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