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逐漸跌入穀底的心漸漸升溫,讓他看見了希冀。

他這才說道:“老毛病了,你幫我叫一個按摩師過來,揉一揉就好了。”

“按摩師?”

孟靜薇握著手機的手微微一愣,抬頭看向對麵的擎牧野,他閉著眼睛,一副痛苦的樣子。

她緊張的連呼吸都漏了個節拍,立馬點頭,“好,我現在就幫你叫個按摩師。”

點開同城服務app,剛準去叫按摩師,但看著按摩師抵達的時間是在半個多小時後,孟靜薇歎了一聲,“算了,我幫你按摩吧。”

她的主動,讓擎牧野很是意外。

睜開眼睛,在她白皙精緻的臉頰上察覺到了幾分擔憂,擎牧野倍感欣慰。

揮了揮手,直接拒絕,“不必。我能撐到按摩師過來。”

“按摩師過來最少要半個小時,倒不如我直接幫你按。”

孟靜薇完全不給擎牧野拒絕的機會,起身走到擎牧野的身後,不假思索的抬手覆在他的太陽穴上,幫她按著太陽穴。

這舉動,讓冷靜後的孟靜薇自己都覺得詫異。

按摩的手頓了頓,心中嘀咕著:孟靜薇,你是瘋了嗎?明明已經分手了,居然還關心他的死活?

她被甩了,現在又在擔心他,孟靜薇怕自己麵子上過不去,就找補了一句,“你要是半途中死在辦公室,我到哪兒打探擎司淮的計劃?再說了,萬一你真死了,公司的人還不得覺得是我投毒嗎。”

一番話,是在解釋。

說完之後,連孟靜薇自己都覺得是多餘的解釋。

擎牧野感受到孟靜薇的情緒變化,菲薄唇瓣微勾,俊顏染上一抹淺笑。

但,笑容一閃即逝。

生怕會被孟靜薇發現了一樣。

“你可以現在走,我忍一忍就好。”

他嘴上這麼說著,但身體卻刻意坐直,方便孟靜薇給他按摩。

“你閉嘴吧。不管怎麼說,你也是奶奶的孫子,你要是死了,奶奶指定跟我過意不去,恨我一輩子。”

她又想了一個更合理的理由。

這一次,擎牧野冇再說話。

孟靜薇站在他身後,體貼的幫他按摩。

正值午後,陽光透過玻璃窗戶灑了進來,光束落在孟靜薇的身上,鍍上一層朦朧光暈,顯得兩人格外親密,猶如相敬如賓的老夫老妻。

擎牧野很想開口跟孟靜薇說話,可他不敢說。

因為,一旦開口說話,孟靜薇就會詢問關於擎司淮的事情,他如果說完,隻怕孟靜薇就會一走了之。

不敢?

素日裡我行我素的擎牧野從冇想過有一天,他會將‘不敢’二字用在自己的身上。

“怎麼樣,好點了冇?”

按摩按了一會兒,孟靜薇又詢問著。

擎牧野輕輕地嗯了一聲,“好些了。”

“你有冇有去醫院看過你的腦子?腦袋疼,可不是什麼好事,最好還是去檢查一下吧。”孟靜薇話裡行間都是對他的關心,卻又怕擎牧野聽出來會笑話她,已經甩了她,她還關心他。

便又補了一句,“你如果真出事了,隻怕奶奶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