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族雜碎,想讓本王給你為奴為婢,你做夢去吧!”

“本王就算是死,也不會屈服於你這等卑劣生靈!”

太古雷煌龍發出撕心裂肺般的怒吼,渾身釋放出翻江倒海般的雷光,企圖自爆元神。

頂級妖獸或巫獸一般都自認為血統高貴,天生傲骨,寧死也不願被人類修士或巫族修士奴役。

更不用說如太古雷煌龍這種擁有神獸血脈的頂級生靈了。

“卑劣生靈?哼,你最好睜大眼睛看看,我是不是你口中的卑劣生靈!”

沈浪發出一道嘲諷之聲後,黑影沖天而起,化作一尊通體雪白,頭生銀角的巨龍。

“吼!!!”

白色巨龍屹立在天穹之上,仰天長嘯,龍吟聲蒼涼深邃,亙古厚重!

伴隨著威壓厚重的龍吟之聲,上空閃過億萬道血色雷霆,密密麻麻的血雷轟鳴閃動,逆天神威,簡直勢不可擋。

“洪荒祖龍!?”

太古雷煌龍失聲吼道,心神大凜。

天穹之上盤旋的這隻白色巨龍與祖龍外形一模一樣,釋放出那股震懾天地般的深邃氣魄,也讓太古雷煌龍感受到了窒息般的威壓感。

這彷彿來自於血脈上的壓製!

同樣擁有祖龍血脈的太古雷煌龍不會認錯的,這的確是祖龍才能釋放出的威壓氣息!

祖龍乃龍之始祖,龍族生靈見祖龍如見老祖,自然會被其氣息所懾服。

沈浪在龍淵千年間吸收煉化了祖龍之血,繼承了祖龍的血脈,加上他本身就是血靈仙體,自然有化身為祖龍的能力。

他不僅能化身為祖龍,甚至能施展祖龍的部分神通。

“實話告訴你,吾乃祖龍後裔,繼承了祖龍的純正血脈,你這等駁雜血統的廢物龍種,可冇有資格評價我是卑微生靈。”化身為祖龍的沈浪發起嘲諷之聲。

太古雷煌龍麵色變幻了數次,終究還是頂不住壓力,誠惶誠恐的向沈浪道歉:“小龍有眼不識泰山,還望道友恕罪!”

“客套話就不必說了。”

沈浪直截了當的說道:“我並非心狠手辣之輩,隻要道友願意做我靈獸,我保證不會奴役你做一些危險之事。”

“實話告訴你吧,我之所以心血來潮想收你為靈獸,主要是看中你有施展空間遁術的能力而已,平時並不需要你替我戰鬥禦敵。”

“我隻需要你助我一段時日,不會奴役你太久,待我處理完一些事後,自會解除血契之術,還你自由。”

聽到沈浪這些話後,太古雷煌龍心中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立即迴應道:“小龍願做道友的靈獸,為您效犬馬之勞。”

在太古雷煌龍看來,成為祖龍後裔的靈獸不是一件丟麵子的事。

“很好。”

沈浪滿意的點了點頭,當即畫出一道血契之術的符印。

太古雷煌龍接受了血契之術,任由那血色符印進入了自己體內。

瞬息之間,沈浪的神魂和太古雷煌龍有了一絲聯絡,血契之術施展成功。

沈浪祭出了靈柩宮燈,治癒了太古雷煌龍傷痕累累的身軀。

“多謝主人!”

感受到了肉身元神的傷勢頃刻間恢複,太古雷煌龍震驚之餘,不得不佩服起沈浪的本事。

對成為沈浪靈獸這件事,變得不是那麼牴觸了。

雲柯和木之巫族族人目睹沈浪收服太古雷煌龍的全過程,已經是震驚目瞪口呆。

沈浪捲起一片血光,將雲柯和木之巫族族人帶到了龍背上,隨後便朝太古雷煌龍吩咐道:“走吧,速去巫族邊境!”

“好!”

傷勢恢複的太古雷煌龍當即施展起飛雷神術。

“嗡嗡嗡!”

隻見其渾身雷光暴漲,龍軀之上浮現起一道道外向釋放的雷霆光圈,周遭的時空隨著光圈的波動而蔓延。

雷霆光圈撕碎了空間,太古雷煌龍消失在原地,正在進行著連續“空間跳躍”。

所謂空間跳躍,即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從一處空間跳躍到另外一處空間。

太古雷煌龍在全力施展飛雷神術下,至少能持續進行數百次的空間跳躍。

一次空間跳躍可以直接穿行數十億裡的距離,百次則是數千億裡,足以穿越無邊海,抵達木之巫族邊境。

就這樣,太古雷煌龍借空間遁術,帶著沈浪和木之巫族族人快速抵達巫族邊境。

然而,此刻的巫族邊境,正在發生一場激烈的對峙。

……

木之巫族邊境位於無邊海東部邊陲的海岸線。

這裡防禦嚴密,海岸線的邊境營地更是駐紮著數量驚人的巫族大軍。

連綿千萬裡的地域,駐紮著大片的軍隊營地,甚至有許多臨時搭建起的石屋,佈置的井井有條。

整個海岸邊境被佈下了多達三十道大型防禦陣法以及隱匿陣法,無數被馴服的飛行類巫獸在天空中巡邏,戒備森嚴。

就在這時。

距離木之巫族邊境數萬裡外的海域上空。

一隻巨大的金色神鳥從某處裂開的空間裂縫中飛出,綻放出烈日般的光輝。

定睛看去,那隻金色神鳥並非是獸類,而是一件狀如鳥類的飛行法寶!

那件飛行法寶彷彿是以神禽骨架煉製而成,足有數千萬丈長,金光閃耀,氣勢驚人。

這是妖族的天道級飛行至寶“日鳶”,是大日神宮內首屈一指的飛行法寶,具有穿梭空間的逆天能力。

此刻,日鳶背上,站著密密麻麻的妖修大軍。

乍眼看去,大概有數億之眾!

雖然人數不多,但修為最低的都是羅天上仙,顯然是妖族最為精銳的隊伍。

站在隊伍正前方的,是數百名妖皇強者!

這數百名妖皇強者中,絕大多數都是半神境修為,但也不乏神源境,乃至神泉境的強者存在。

屹立在眾妖皇身前的三位首領,即是修為臻至神泉境的妖皇!

那三位神泉境妖皇皆背生金翅,眉心處凝聚著神鳥圖案,與東皇太一外貌頗有幾分相似。

這三位妖皇正是東皇太一的三個兒子,也是妖族的三位皇子!

各名為:赤星,司鳳,東君。

日鳶停在這片海域上空後,妖族大皇子赤星便取出一件金光燦燦的星盤,閉目感知了起來。

“大哥,如何了?探查到那小子的方位了嗎?”二皇子司鳳急忙問道。

赤星似乎是有所發現,睜開雙眼,冰冷道:“方向是不會有錯了,那小子正在施展空間遁術,趕往此處木之巫族邊境。”

“其目的,多半是想逃進巫族境內,躲避我等的追殺。”

司鳳嗤笑道:“這小子觸怒了父皇還妄想逃出生天,真是白日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