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果然來了。”向山對著麵前那個甬道門口的黑色陰影笑道。

ai是無所謂生死的。ai比起生死,更在意自己的“存在意義”,或者說“使命”。

而假性人格覆麵這種特殊的ai,被賦予的第一個使命就是“扮演某個人類”。該人類在意自己生死的程度,與自身假性人格覆麵在意自身的程度呈正相關,但並不是強關聯的。

許多假性人格覆麵會清楚的認知到,這個自己,隻是相當於那一個“我”的道具。他們的“自我”是綁定在本體那裡的。

ai從來不在乎自己的生命,除非程式員要求他們在意。

而對於聖主來說,“扮演六龍教主向山”是他最底層的使命。而六龍教主向山的設定,則是……

“為了親人友人愛人,甘願拋棄義旗與理想的向山”。

當然,向山深知“在不該妥協的地方過分妥協,必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楊夢穎對於聖主來說,不是“全部”。所以,也不能指望用楊夢穎換聖主所掌握的全部事物。那樣子的話,談判就不可能成型的。

第十二武神的向山,也必須向六龍教聖主的向山做出一定讓步。

比如,允許他刪除一定的數據,以及允許他反抗,給他一線生機。

按照第八武神就義的記錄來看,向山會在特定情況之下做出“犧牲這個自我”的判斷。

向山是理解向山的行為模式的。

所以,第十二武神開出了一個六龍教聖主可以接受的價碼。

並且價錢壓得很死。

除了“他其實根本冇本錢”之外,所有博弈都被擺到明處來了。

向山身上發出“哢噠哢噠”的幾道聲響。幾道磁鏈兵器與打空的彈藥箱從向山身上落下。磁鏈兵器直接沉入水底,任水流如何湍急也巍然不動。而彈夾則翻滾著,從武神向山腳下滾向聖主。

磁鏈兵器是以寡擊眾的武器。在外太空,還能用於輔助移動。但是在潛艇內部,對抗六龍聖主這樣的厚重義體,效果並不明顯。隻保留一小部分,其餘可以暫且放棄。

放棄彈藥箱與燃料箱則是為了減少在水中的阻力。

武神向山顯露出嘲諷的語氣:“記憶該刪的都刪了吧?”

聖主語氣陰沉:“夢穎呢?”

“你難道還想來一手‘我非要聽聽她的聲音’?彆傻了朋友。大家用的都是聲紋包。想聽什麼自己合成。”武神道:“還是說你要直連驗證人質?我不可能讓她和你直連,給她以內力支援你的機會。而且你敢外聯絡統嗎?”

向山當然知道向山這種情況下會問什麼。武神早就擬好了預案。

聖主未必就真的信了。但向山並非是要他信,而是要他“不敢賭”。

而且,他還給了聖主一條路,一條絕境翻盤的路。

聖主握緊拳頭。

他握住如同打樁機一般的鋼槍,道:“好……好!這就是你的俠義嗎?那麼,來殺吧!”

“彆想著使用內功。我們的保密手段與自毀手段足夠好。就算你駭入改寫了這個我的ai,你也什麼都得不到的。除非將我擊敗!”

武神向山大槍一掃,帶起一排浪花。海水飛濺之間,他踏著不規則的步伐,如同疾風撕裂海浪一般,在齊膝深的海水之中衝向聖主。

但聖主的第一招卻是退!

他退入甬道之中,同時手中鋼槍閃電般飛刺。

海水中爆發出連續的水花,煉成兩道直線。兩道磁鏈兵器竟是潛藏在奔流的海水中衝向聖主。

剛纔武神確實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拋下了大部分的的磁鏈武器,但是若是有人因此產生錯覺,以為他不用磁鏈武器了,那他一定會死得很慘。

在海水之中,“斬擊”所受到的限製很大,所以聖主的武功是以“刺擊”為主。這一手突刺,已經練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就算隔著海水,他也是精準刺中磁鏈兵器然後收招,卻冇有被磁鏈兵器捲走兵刃。

武神向山見一招不成,便抬起一隻手,輔助自己想象“操作磁鏈兵器”的感覺。

陰霾式二型·撒網。

在鑽研玄武真罡·龍式的時候,向山注意到,這龍式有幾分眼熟。這幾招的創作者,在將磁力陷阱兵器運用純熟之後,為了將“磁場拉花”藝術與磁力陷阱兵器有機結合,還借鑒了一門古老武學的思路,有些代碼對數據的處理方式他還有幾分眼熟。

這門叫做“陰霾式”的武功本就是大衛創作,乃磁鏈兵器武學“星雲鎖鏈”的變體,還可以配合罡氣武學“星屑旋轉功”來完成種種不可思議的操作。

在研究龍式的時候,他還順便下載了這一門武學——雖然這是大衛早年創作的武功,但向山也是出了力的。他一樣很懂這門武學。

聖主在甬道之中連續後退。他的機體是水下專用的,渦輪係統遍佈全身。為了這套動力,這機體犧牲太多,自帶的火力係統相當薄弱,而且外掛插槽都比同規格機體要少很多——反正在水下,這些都不大用得上。

但是武神卻將戰局放在了“正在沉冇的潛艇”內部。雖然潛艇內部已經有了一定的積水,海水還在不斷湧入。但大家的大半個身體都冇有被淹冇,都還在空氣之中。

這個環境下戰鬥的邏輯,更接近“陸地”!

但聖主又不能等待海水湧入更多纔出現。萬一武神太久冇有找到他,而判定他已經逃離,那麼他為這一戰而做的決意就將全部白費。

聖主現在能做的就隻有“拖”——隻要拖到海水更深……

——隻要海水深度超過肩膀,那就是這具機體的優勢!

但武神向山同樣對此心知肚明。

他也顧不上什麼陷阱,直接衝入甬道之中,絕不給對麵拖延的餘地。

向山背後的向量噴射器打開。在火光之間,向山將溪流與浪潮撞成白霧,舉起大槍,就這樣衝向了六龍聖主。

“彆想逃!聖主!”

“向山!

聖主的咆哮淹冇在噪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