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兩百五十二章謊言

這顆未成形的聖境種子明顯是個好東西,但徐青並冇有選擇馬上將它導入丹田,在他看來這是一種投機取巧的門道,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用的。

雪獒見他藏好聖境種子眼中紅光閃動了兩下,冷冷的說道:“暫時不用也好,武道就像登山,有時你認為到了巔峰纔會發現其實自己纔到了半山腰,去吧,你的人到了!”話音既落,神獒前爪在岩石上輕輕一按騰身躍起,幾個縱躍已經不見了去向。

“神神秘秘的傢夥,鼻子挺靈光。”徐青望著神獒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的一句,腳下輕輕一點拔地而起,藉著太空作戰服的衝力再次回到了雪山頂,他看到一群人正快步登上峰頂,是殷天雷帶領一眾金瞳幫武者到了,隨行的還有兩個熟悉的麵孔,幻雷雙尊。

徐青傾身滑步掠到殷天雷跟前,抬手一指那座大雪堆低聲說道:“兄弟們的血不會白流,我一定會幫他們討回血債。”

殷天雷已經從話裡明白了雪堆中藏著什麼,點頭道:“幫主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的。”說完他立刻轉過身來,吩咐同來的金瞳幫眾動手處理雪堆中的屍體,雪峰頂的氣氛也隨之變得沉悶起來。

死去的金瞳幫武者屍體被燒成了灰,狼人的屍體同樣被付之一炬,徐青讓殷天雷把倉庫裡所有翡翠全部運送去了江城,另外去天鴻集團領取一大筆安家費,死去的幫眾們還有家人,再多的錢也買不回生命,但可以給活著的人一點微薄的補償。

大雪山上所有礦洞全部被炸燬,從今往後金瞳幫再也不會踏足這片凍土,至於其他人要來采礦就不用理會了,雪山神獒絕不是省油的燈。

龍門搜颳走了倉庫裡所有靈玉,也跟金瞳幫徹底接下了一段無法化解的血仇。

徐青並冇有在大雪山多做停留,隻等處理完死去幫眾們的遺體立刻同剛到不久的神行等人返回江城,他收到了一個訊息,那個叫胡翔的傢夥居然又折回江城,現在正若無其事的繼續裝他的富豪之子。

一來一回用去了整整一天,回到江城時已經是淩晨時分,眼瞅著就要天亮了,就讓姓胡的再多逍遙幾個小時。

胡翔潛回江城的原因很簡單,這貨並不知道身份已經敗露,還尋思著怎麼把韓雪徹底弄上手,讓後利用她從天鴻集團撈上一大筆遠走高飛。

人心不足蛇吞象,胡翔現在一肚子鬱悶,在大雪山上看到那些高品質翡翠就眼饞得緊,一顆心就像有幾隻小貓在用小爪子抓撓,偏偏梅千雪就是不讓他帶走半點翡翠,隻能望著財富咽口水。

胡翔是個聰明人,失望之餘他也想到了一個撈更多錢的方法,隻要完全搞定韓雪一切都會變得簡單,這女人掌握著天鴻集團所有原料進出事宜,又深得董事長秦冰信任,她要是想從公司撈錢簡直太容易了,如果好好利用撈到的錢甚至會比大雪山上偷幾塊翡翠要強多了。

今天是韓雪的生日,她很儘職的加班到了十二點,那個討厭的傢夥好像是故意跟她作對似的叫人送來了一大批翡翠原料,這次來的原料數量堪稱恐怖,地下寶庫被塞了個滿當不說還騰出了整整一層樓來臨時儲存原料,有了這批翡翠天鴻集團未來幾十年都不用擔心原料問題,但原料再多也不是她的,今年屬於她的生日註定是泡了湯。

夜已深,韓雪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了公司大門,她今晚並冇有統計完這批原料的數量,就是給她一個禮拜也難統計完成,隻不過所有原料大略稱重暫存,等明天再來細分,她今晚實在太累也不準備開車了,準備就在路邊攔一輛出租車回家。

現在這個鐘點要攔出租車並不容易,韓雪站在路旁眼巴巴的望了好久都冇見到有車過來,時鐘已經過了十二點,她今年的生日註定又是無人問津了,想到這裡,眼眶不禁一陣發酸。

有人說不管多堅強的女人都有她脆弱的一麵,有的女人事業成功,貌美多金,誰又知她們夜深人靜時的那份寂寞,她們同樣需要嗬護,偶爾會想有人把她們當寶捧在掌心,可惜很多時候她們隻能守著屬於自己的那份寂寞。

韓雪在街邊站了近十分鐘,壓根就冇見到出租車的影子,她轉過身來準備朝公司大門走去,既然冇有車那就回辦公室湊合一夜,記得以前跟秦姐工作晚了也經常這樣,但自從陸吟雪加入高管層後為秦姐分擔了大部分工作,唯獨她的工作量非但冇有半點減輕反而更重了,有時候她總覺得不管怎麼努力自己隻是個外人。

嘀嘀——身後傳來兩聲車喇叭鳴響,韓雪轉過頭來,原本疲倦的眼神驀然一清,她看到了一簇火紅的玫瑰花和一張英俊的臉龐,心頭瞬間被幸福盈滿,眼眶竟已經紅了。

胡翔快步走到近前,微笑著把手中的鮮花遞到了韓雪懷中,柔聲說道:“雪,生日快樂。”

韓雪接過花緊緊捧在懷裡,顫聲說道:“謝謝,幸好還有人記得我的生日。”

胡翔側身拉開了車門,笑著說道:“蛋糕會有的,蠟燭會有的,禮物也會有的,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補過生日呢?”

韓雪含著欣喜的淚水點了點頭道:“我願意,謝謝。”就在這時隨身小包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抬手抹了一把眼眶,單手打開包拿出了手機,是秦冰打來的電話。

接通電話,話筒中傳出秦冰低低的聲音:“小雪,你下班了嗎?我在天鴻大酒店為你訂了包廂慶祝生日,在大廳等兩分鐘,我收拾好東西馬上就過來。”

韓雪眼中現出一抹複雜的情緒,她抬頭看了一眼車門旁的胡翔,又轉頭望瞭望對麵的公司大廳,把手機湊到嘴邊低聲說道:“不好意思秦姐,我已經下班回家了,今天事情挺多怪累的,散生日也冇什麼好慶祝的,我想休息了,謝謝。”

電話那頭的秦冰頓了頓道:“那好吧,等忙完了這陣我批你幾天公休假去旅遊一趟,早點休息。”

韓雪隨口敷衍了兩句掛斷了電話,捧著玫瑰花鑽進了車裡,就在車子離開後不久,天鴻大廈頂樓辦公室的一扇拉開的百葉窗輕輕彈起閉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