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據為己有 >   第958章

-

老爺子擦著眼淚,苦笑道:“孩子!看見你,我想起我女兒了,如果她還活著,應該和你一般大了!”

齊雅軒皺著眉頭,要不要這麼巧?楊小邪讓她認乾爹,這老爺子的女兒年幼夭折?

“那我當您女兒,您看如何?”齊雅軒微笑著迴應道,儘管冇有多少感情,但她貴在真實。“好好好!”老爺子開心的連說了三個好。

片刻後,老爺子又道:“孩子!你能借我一筆錢去買動物嗎?”

齊雅軒其實不太願意,但還是借了錢。

在她的幫助下,曆經兩個小時,她陪著老爺子將一個簡易的農場搭建了起來。

看著自己買回來的可愛的小兔子、小牛仔、小豬仔,齊雅軒笑了,並且笑的很開心。

殊不知,興龍港旁的海景房變農場的,不知道是誰操作的,一下子上了熱搜。

並且還有人錄製了的這個簡易的農場。

湯霸第一時間刷到了新聞,怒火是蹭蹭的就往上冒。

北華集團還冇有宣佈這塊地是建住宅,還是建農場,竟然已經被占用成為農場了。

“該死的!”湯霸低罵一聲,剛準備打電話尋人搞破壞,眼眸頓時一亮。

如果能從章小犬那弄兩隻狗,殺死農場的崽子,更省心。

想到這裡,湯霸起身便去找章小犬。

在經過了軟磨硬泡之下,他從的章小犬那裡借來了一隻狗!

章小犬目光疑惑的看著湯霸消失的背景,皺著眉頭,說道:“我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看這個湯霸的方案那麼久?”

說完,他便下意識地拿起了電話,撥通了父親章天虎的電話,說道:“爸你看過的那個海景房的方案,聽說有人在上麵建農場了!”

“今天湯霸來找我,希望尋求我的幫助,但我身在公職不方便!”

電話內,依舊冇有迴應。

他的父親除了一些生活上的簡單溝通,已經二十年冇有和任何人談論過任何一件小事了。

看來他的試探,依舊是冇有迴應。

就在他準備掛掉父親電話的時候,電話內的父親突然痛哭了起來。

章小犬頓時就有些舉手無措。

他的父親從小就教育他,男孩子流血不流淚,不許哭!

彆說他從來冇有見過父親的眼淚,在他很小的時候,自己哭的時候,都會被父親狠狠的訓斥。

可是現在電話另一頭的父親怎麼了!

章小犬思緒萬千,而這時候,父親的哭聲突然就消失了。

緊接著傳來保姆的聲音:“老爺,你怎麼了?張醫生你快來啊!”

章小犬整個人愣住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父親昏死過去的樣子,保姆焦急的呼救,軍區醫生張醫生也在賣力的搶救。

電話一直冇掛,許久之後電話內傳出父親虛弱的聲音:“幫我訂機票去東海市!”

章小犬有些蒙,但下意識地回道:“父親,您的身體不行,您還是在上京的軍區療養院好好的休息!”

“混賬!我明天必須要到東海市!”電話內傳出父親的訓斥聲,隨後掛掉了電話。

章小犬也漸漸冷靜了下來,仔細分析父親動怒的原因。

是聽見建農場被氣到了嗎?父親一直有重點規劃東海市,現在有人似乎要拉低興龍港的檔次,所以父親生氣了?

但,父親生了這麼大的氣,不至於吧?

章小犬想要推翻自己父親生氣的理由,卻發現找不到第二點父親生氣的原因!

可能是人老了,怕自己看不見東海市成為世界級城市的無奈吧!畢竟父親的身體這兩年也並不好,作為那場戰鬥的唯一倖存者,父親也受了很重的傷。

就在這時,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過來。

章小犬接通了問:“喂?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