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天地兩界引發強烈大震動。

且說天界。

在強烈震動下,四大部州的板塊都開始移動了,隻要不是那種高大巍峨的宮殿,基本都被震踏,各大城池郡縣,所有人驚叫著飛向虛空,房屋成片成片的垮塌,大地被震出一條條裂紋,山峰被一座座震塌,海水捲起幾十萬米高的巨浪,怒拍著所有沿海地帶,四海龍宮強烈震動,龍王們東倒西歪,滿地滾爬。

就連玉帝所在的淩霄寶殿,也發生強烈震動,給玉帝震的位置都坐不穩了,滿朝文武也都東倒西歪,驚叫連連。

“天呐!這是怎麼回事啊?”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了?為什麼震動的如此恐怖啊?”

“太嚇人了!實在是太嚇人了!難道天道崩塌,萬物要滅絕了嗎?”

天界的人個個驚恐無比,被嚇得肝膽欲裂。

這時候,一股衝擊波,從天界的虛空之上衝擊而過,整個虛空都被燒紅了,地表的溫度暴漲到上千度,很多植物瞬間枯死,根都被灼燒爛了。

與此同時,地界。

比起天界,地界無論是萬物的生命力,還是建築的規模以及堅固程度,都比天界遜色非常非常多。

而地界的震感,比起天界隻強不弱。

因為天界,是一塊整體。

而地界,是由一塊與天界一樣大的整體,化作茫茫宇宙星海,說白了就是把宇宙中所有星辰合在一起,可以合出一個與天界一樣大的半球出來。

這是盤古開天辟地而成的。

天地本是混沌,是一個圓球,被盤古一斧頭劈開,化作兩個半球,盤古累死倒地,砸在一個半球上,將這個半球砸成碎片,化作宇宙星海,後來整體那塊,被稱之天界,散碎那一半被稱之為地界。

由於地界不是整體,是一顆顆的星球,重量不夠大,震感也就更為強烈,很多星球脫離跪倒,發生了星球與星球之間的碰撞,帶來的次生災害,比起震感本身要更為恐怖,在碰撞之下,很多有生命的星辰,直接毀滅的渣渣都不剩。

哪怕是運氣好,冇有與星辰碰撞的人類星球,在這麼恐怖的震感之下,山崩海嘯,天荒地方,萬物遭到了慘絕人寰的大滅絕。

天界的人還能驚叫,地界的人基本都叫不出聲來了,很多很多都毀滅於這場恐怖大災難之下!

且說鴻鈞和舍利耶。

在爆炸之後,已經冇有兩人的聲音了,甚至連兩人的身影都看不到了,隻看到爆炸地點衝起不知多少億裡的火光钜著,在灼灼燃燒著,一圈衝擊波向著周圍一直擴散,具體會衝擊到哪裡纔會停止,冇有人知道。

在這場毀滅天地的大爆炸之下,不論是道門的高手,還是佛門的高手,都得不到倖免,被衝擊的遠遠的,雖然他們修為很高,不至於被衝死,但冇有一個不受傷的,隻是輕重的問題。

傷勢最輕的當屬修羅耶,此刻正握著胸口瘋狂咳血,不壞金身都被震壞了,猶如哥窯瓷器一般,滿是裂紋,有血從裂紋中滲透出來,將他的紅色袈裟都染成了金色。

至於女媧,也傷勢嚴重,肉身爆裂,皮開肉綻,鮮血不停的往外滲透,劇烈狂咳之下,每一咳都能咳出血霧來。

修為低的,直接肉身都被震成碎片了,仙魂正在到處尋找肉身中。

修為越高的,被震飛的距離越短,修為越弱的,被震飛的距離越遠。

此刻陳華,金身支離破碎,彷彿三歲小孩碰他一下,他就會散成一地碎片,金血如雨一般的往下滴落。

“太可怕了,直接給我命都震冇一半了,幸好當時躲得遠,這要是離得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一番狂咳之後,陳華一臉驚悚,細思極恐。

他掃了一眼周圍,衝擊波過後,到處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他想用神念去探一下,周圍有冇有敵人,怕被敵人偷襲。

但愕然發現,遭此重創後,神念嚴重受損,都釋放不出多遠距離了,隻能探到百裡範圍,目前百裡之內,並未有人的氣息存在。

“這個時候,大家肯定都受傷了,隻會修複傷勢,不會趁機動手吧?”陳華心中想著,便也不管了,直接從儲物戒內,掏出一瓶丹藥,全部吃下後,他盤坐於虛空中,開始修複傷勢。

且說韓子平。

受到的重創比陳華還要大,被震的身軀都散架了,少了一條胳膊一條腿。

“他孃的,差點給我震死,我得抓緊修複傷勢,免得準提接引和修羅耶經過我這,發現我重創,還不得給我生吞活剝了。”

這般想著,韓子平便也下意識用神念掃了下。

“嘶!”

不用還好,神念一用,給他腦瓜疼的都要炸裂,索性就不用了,直接吃下丹藥開始療傷。

“我得抓緊修複好傷勢,然後去找青帝,眼下伸手不見五指,最有利於我發揮,一旦讓我碰到他,他必死!”

韓子平心中這般想著,便迫不及待的修複起傷勢。

與此同時,三清四禦五老等道門高手,以及舍利耶、佛宗、佛帥、佛將等,也都不顧上去檢視檢視,舍利耶和鴻鈞死冇死,都緊鑼密鼓的修複起傷勢,唯恐耽誤修複,碰到某些修複一些的對手,會被對手所殺。

修羅耶防禦很強大,所以他的傷勢是最輕的,此刻他已經將傷勢修複好,根本顧不上去尋找道門的人獵殺,向著爆破中心飛去。

“大哥!佛尊!你還活著嗎?我是修羅耶!如果活著就回我一聲!”

修羅耶站在爆破中心,光柱周圍,扯著嗓子大喊,把嗓子都喊破了,但卻根本得不到迴應。

“大哥!”

修羅耶朝光柱跪了下去,淚流滿麵道:“回想你我兄弟三人,在阿修羅界研習佛法,參悟道之玄妙,相互精進,那是何等的幸福。”

“但終究,我們還是斬不斷私慾,雖是佛,卻非真佛,為了那看不見摸不著的權欲,薩摩耶死了,你也死了,隻剩我一人孤苦伶仃在世,我心裡苦啊大哥!”

說到這,修羅耶情緒變得激憤。

“都是黑帝那狗賊,要不是他蠱惑慫恿,就不會是現在這個局麵!”

“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挫骨揚灰!讓他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