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我想了很多辦法,但是法律的條文就在那裡,我冇有辦法救你出來。”上官靈欣被帶走前,白卿卿來到她的麵前,愧疚的說。

“不用說對不起,當街刺人原本就是不對的事情,這個結果我並不意外,隻是戰斯禦不能被判刑嗎?他做了那麼多的錯事,不用負任何的責任嗎?”上官靈欣不解的問道。

“要負責的,隻不過換個地方坐牢,等到出庭結束以後,他將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白卿卿開口說道。

“嗯。”上官靈欣點點頭,開口道:“白卿卿,謝謝你,為我找到凶手。”

“和我說什麼謝謝啊,我也不是為你,我也是為了我自己,為了我的朋友。”白卿卿擺擺手說道。

“我有一份禮物要送給你。”上官靈欣淡淡的說。

“什麼禮物?”白卿卿滿是不解,她都已經在牢裡了,去哪裡買禮物啊?

上官靈欣不說話,看向戰墨深道:“這個禮物,我要單獨的和墨深說。”

白卿卿看了他們一眼道:“行,那我迴避迴避。”

白卿卿離開以後,這裡就隻剩下上官靈欣和戰墨深了。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話嗎?”戰墨深也是疑惑的問道。

上官靈欣深呼吸了一口,開口道:“還記得我們為什麼會成為朋友嗎?”

戰墨深點點頭道:“有一年我們學校選出了幾個不同年齡段的學生,去參加海邊露營,好幾個帳篷都起火了,而我當時因為濃煙暈過去了,是你救出來的我。”

“那我現在告訴你,那場火災救你出來的人不是我,等我發現你的時候,其實你已經在安全的地方了,就躺在沙灘上。”上官靈欣平靜的訴說著。

“那當時救我出來的人是誰?”戰墨深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在你暈倒的不遠處找到了一本書,冇有書名,而且那本書隻有上半部分,那本書上麵記載著不少的醫學知識,我靠著那本書成為一個醫學天才,成為都玉韻的徒弟。”

“所以說那本書的主人很有可能是救我的人?”戰墨深合理的猜測道。

“嗯,我也是那樣想的,直到半年前,我找到了那本書的後半部分,那本書後半部分的主人就是白卿卿,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吧?戰墨深,你和白卿卿的緣分真是讓我羨慕,這個就當做是我送給你們未來的新婚禮物吧,我想我是不能親眼看到你們結婚了。”

上官靈欣說完這番話,順從的跟著警員朝著警車走去。

戰墨深整個人都愣在原地,難道他和白卿卿在很小的時候就曾見過麵,難道白卿卿在很久很久以前,救過他一命嗎?

上官靈欣都已經走了,但是戰墨深還是冇有走出來,白卿卿隻能自己走進去去找他。

當白卿卿看到他的時候,他正一個人在出神發呆。

“嘿!回神啦,我們要回家啦!”白卿卿催促道。

“嗯。”戰墨深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讓白卿卿拉著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