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斬風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林天也同樣警惕起來。

不過正所謂戰略上重視敵人,戰術上藐視敵人。

麵對出手不凡的對手,林天眼中卻依舊波瀾不驚。

“那就讓我看看你究竟有何真本事吧,不過本少給你的機會可不多,可不要讓我失望!”

這番神態語氣,就彷彿是功成名就的老前輩在期待著後輩的表演一般,把斬風氣得青筋暴鼓。

“好好好,本座今日不將你挫骨揚灰誓不罷休!”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一般根本就不會輕易動怒,也遵循著超級好強者的體麵。

但林天偏不安常理出牌,極儘的嘲諷和狂妄讓人聽了無名火大!

說話之際,斬風手上的黃金巨劍直指蒼穹,轉瞬之間竟引起一道平地驚雷!

一條恐怖的紫色雷霆碎裂蒼穹,精準地在黃金劍劍尖上炸開。

無數紫色雷絲電弧佈滿每一處空氣的縫隙,讓整個領域驟然成了斬風的主場。

不僅如此,在疾風奔雷的聲威之下,海麵上直接掀起了萬重巨浪。

無數海水從高空落下,讓整個海麵下起了傾盆大雨。

在這層層雨幕之中,殺機縱橫,無數氣機奔繞連綿,又悄然將林天鎖定。

隨著神魂之力鋪陳放大,林天銳利地眼睛直接將麵前快速落下的雨滴透視。

在某些雨滴之間,他清晰地看到了某種古怪的力量。

而在光線的折射之下,其餘三人各自的神態也完全顯露在他的視覺之中。

落雨還未歸海,劍鋒已至眉邊!

九天之上陰雲密佈,未及其佈滿整個天空,居中之處卻驟然破開一個大洞,萬丈金光照耀天地。

而那金光之中,一個龐大的金光巨人攜天外之劍而來,這金光中的蓋世強者正是斬風。

不知何時,他已從林天麵前消失,卻以如此恐怖的方式出場。

待到化作千丈巨人的斬風完全顯露之時,那全套天使戰甲異光大放,竟然在其身後浮現出足足三對聖潔翅膀。

六翼天使!

恍惚之間,林天彷彿看到了魔女冷芷嫣,曾經那個看起來性格乖張,實則又頗具原則的青蔥少女。

隻可惜在自己與赤霞山決戰之前,她便消失了蹤影,也不知如今又到了何處。

不過自己雖然構思了瞬間的回憶,但眼前的危機還是得解決。

當那巨人的六翼天使完全展開之時,黃金劍也爆發出頗為恐怖的一劍。

隨著斬風橫空一斬,黃金劍終於顯露出它真正的獠牙。

明明是光明浩大的一劍,在林天眼前卻是地獄天災,乾坤倒轉。

恐怖的殺機變得異常冰冷,這股劍中寒魄趕在劍氣之前就已封凍了整個海洋,連同空間凝結,讓林天逃無可逃!

雖隻有一劍,但卻是滅天絕地之效。

劍光如星河落下,橫貫萬裡長空,驚起秋風陣陣。

海浪翻滾之間,雁過生寒。

麵對這滅世之威,蠱靈主與布倫哪裡敢停留在此,張皇往遠處飛走。

不過布倫的神色明顯放鬆了許多,似乎已經認定了這一劍之下的結局。

反觀蠱靈主,卻是不敢有絲毫眨眼,神色複雜地看著林天,顯然並不太看好。

“林聖主,請吧!”

眼看著這一劍就要將林天劈成兩半,斬風也忍不住洋洋得意。

莫說是林天,就算是一百道天痕的不世出老怪物,也不一定能抗衡這一劍!

看似客氣,隱藏的卻是絕對的信心。

“好霸道的一劍,不過還差點火候!”

麵對整個世界的不看好,林天卻冇有絲毫懼意。

在其餘三人的目光之中,林天竟主動迎著那滅世劍氣而去。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俱是一驚,蠱靈主甚至懷疑這傢夥已經瘋了。

“這傢夥究竟在乾什麼,是瘋了嗎?”

蠱靈主連呼吸的速度都降下來了,突然感覺完全看不懂林天的舉動。

麵對斬風這一招,若非有絕對的把握,誰不是選擇避其鋒芒?

但林天卻選擇正麵硬碰,敢這麼做的,若非有絕對把握就是在找死。

冇有人會覺得林天會找死,但說他能夠抵擋住斬風,卻也不願相信。

但下一刻,所有人便看到了他的底氣所在!

隨著龍鱗劍乍現,原本被斬風的劍意封凍的萬裡波濤突然碎裂。

無數怒海狂龍沸騰長空,萬龍歸流,萬劍歸宗!

龍影與劍氣融雜交織在一起,儘數彙於龍鱗劍之上。

磅礴的力量讓世界瞬間成極晝,純正劍意甚至比斬風的六翼天使力量更加神聖純潔。

長生劍融入其中,長生之淚更是注入靈魂,讓龍鱗劍幾乎亢奮起來。

劍身急劇顫抖,三重天之痕瞬間重合在一起,狂暴的力量直接形成超級巨大的海上龍捲風。

遮天蔽日的陰雲更是將斬風的金光遮擋,林天身上八個氣海法力齊出,同樣是最強一劍!

四象真靈護法,龍象之勢齊出!

赤炎帝火加身,火之鎧甲護體,比起斬風身上那套天使神套裝,也是不遑多讓。

論聲勢,林天更在斬風之上。

論力量,結局即將揭曉!

隨著林天雙手揮動法劍,萬裡靈氣驟然彙聚而來,助他與這蒼天對抗!

億萬道光影浮動,層層疊疊的劍氣彙聚與一劍。

大道至簡,一劍封天!

當劍氣劃過長空之時,布倫與蠱靈主嚇得身體顫抖,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林天真的有與斬風叫板的本事!

二人拚命往遠方逃,但在天之痕發出之時,空間也為之靜止一瞬。

在幾人或複雜或驚駭的目光之中,兩道劍氣終於碰撞在一起。

在這一瞬間,兩道力量急劇相容吞噬,都想要將對方泯滅。

不過當力量不穩定到極限之時,劍氣轟然爆炸。

無儘劫波好似恒星爆炸,產生一個廣闊的黑洞。

打量毀滅力量被吸入其中,也有不少朝四方襲來。

蒼茫天空像是被錘子砸了的鏡子,無數裂痕瘋狂生長,足以將任何人嚇得忘了呼吸。

還不等幾人感歎這一幕的詭異離奇,強大的劫波卻將所有人捲入其中。

布倫與蠱靈主直接被捲上天,在不斷地衝擊之中不時傳來慘叫。

連這樣的高手尚且如此,一旦有其他的生靈捲入其中都將是找死!

一劍之後,更多的劫波卻是湧向斬風。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這一場爭鬥的結果一目瞭然。

“這不可能!”

斬風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他幾乎用上了所有力量,但竟然依舊落了下風。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林天真正的最強殺招**劍道還未用出,否則現在他已經冇時間發出這個疑惑了。

斬風身上天使神套裝黯淡下來,不過也不得不重新爆發力量阻擋。

舊力已去,新力未生。

此刻斬風完全是憑藉肉身之力催動金劍在抵擋。

但麵對勢不可擋的劍勢,以斬風的力量依舊焦頭爛額。

“送你上路!”

林天麵無表情地穿梭空間,絲毫不顧此刻空間動盪容易出危險。

他相信自己的運氣,同時對斬風卻冇有絲毫留手。

就是要在這危險之中,將真正的危險扼殺買搖籃之中。

“轟!”

隨著一聲巨響,剛用黃金劍抵擋龍拳的斬風一下就被轟飛出去,連帶著黃金劍都微微變形。

布倫與蠱靈主麵麵相覷,而斬風則徹底失了威風,隻能夠倉惶奔逃。

隻要讓他緩過頭,憑藉他的力量還能反擊。

但林天又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八個氣海可不是開玩笑的。

此刻他依舊擁有強大的力量,打得斬風節節敗退。

被如此鎮壓了幾個呼吸時間,斬風就消耗了大多數力量,林地得龍爪已經隨時威脅到他的命運。

“住手!”

斬風已經慌了,連黃金劍都不敢輕易去接。

再讓林天打幾拳,連這套帝器都要被打爛,而他的命也該休了!

“有用嗎?”

林天已經動了殺心,此人除掉也非壞事!

龍拳再度彙聚,光影交錯之間,磅礴偉力狠狠地朝斬風的腦袋砸來。

眼看著斬風慌亂恐懼起來,但林天卻發現他的緊張似乎是裝的。

就在這時,林天也猛然覺察到一股無故升起的凶險,令他神魂震動!

在他停下來的刹那,背後與腳下同時傳來兩道恐怖的力量,好似天譴神罰!

而這一刻,他似乎明白過來什麼,這一切原來是留給她的圈套!

電光火石之間,斬風突然笑了,他麵前有一道金剛光波將他護住,讓林天傷不到他分毫。

而當林天轉頭之際,恰好看到布倫與蠱靈主站在一起同時對著他施法。

可剛纔他們還在彼此凶險對抗!

隻能說人心複雜,套路太多。

“林聖主,動用那驚世一劍,現在力量應該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吧,也該束手就擒了!”

“這種人太危險,還是讓他投胎轉世的好!”

布倫冇有絲毫憐憫之心,臉上一直帶著冷笑。

“有意思!”

林天突然不再慌亂,身體更是瞬間消失在原地,讓布倫二人的手段撲了個空!

看到林天出現在高空,蠱靈主卻並未驚訝,一轉眼就用蠱術讓更遼闊的海域納入他的領域之內。

這一次,他們要讓林天逃無可逃!-